中国原油期货平台

本網特稿

主頁 > 本網特稿 >

深切緬懷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肖揚

時間:  2019-05-05 16:21  
法治情懷 改革人生
 
——深切緬懷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長肖揚
 
肖揚的去世在社會各界引起了強烈震動,人們紛紛用不同的方式寄托自己的懷念和哀思。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江必新含淚撰寫的一副挽聯,被認為是社會公論、業界心聲:
 
此命惟新 忠肝義膽 身去功顯 司改已由青史載
 
斯人至仁 光風霽月 壽終德昭 善治永為后世瞻
 
孔子曾經說過,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肖揚是我國政法戰線的杰出領導人,他的一生,不僅凝聚著一位世事洞明的智者對法治理想的熱愛,而且凝聚著一位心系蒼生的仁者對司法為民的思考,凝聚著一位敢為人先的勇者對法治改革的探索。
 
一、智者不惑——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肖揚弱冠負笈入京學法,畢業后赴疆任教,先后歷經公安、黨政、檢察院、司法部、法院各部門和崗位歷練,一生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和法律打交道。尤其是擔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之后,耳之所聞,目之所視,夜之所思,晝之所想,口之所談,手之所寫,都是法律與法治。正如肖揚自己所說:“對我而言,法治已不僅是一種思維方式,更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理想寄托,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肖揚一生和法結下不解之緣。60多年前,肖揚進入人民大學讀書的時候,恰恰是新中國法制建設如火如荼迅速發展的創建時期。正是在這個時候,肖揚掌握了法學的基礎理論,堅定了法律信仰。肖揚后來在接受人民大學采訪時曾經回憶說:“我作為一名學習法律的青年學生,親眼目睹法制建設從欣欣向榮到陷于停頓,真是感到極度迷茫和殊堪痛心。這也正是我在后來的工作中堅定不移地推進法治建設的重要原因。”
 
大學畢業后,肖揚被分配到新疆去政法干校做教師,之后因學校撤銷,又輾轉調回廣東,到曲江縣公安局當了7年警察,后在當時的韶關地區曲江縣龍歸公社當了6年書記。在他的領導下,龍歸公社開始變成一個比較富裕的地方,1978年底還被評為“全國農業先進集體”,肖揚本人也因此進京,受到當時中央領導同志的接見并嘉獎。
 
1980年,時任龍歸公社黨委書記的肖揚,曾在《南方日報》上發表了一篇名為《要盡快從外行變內行》的文章。沒想到,這篇文章卻引來了一場爭論。反對者認為,將法律人才放到農業上,使一個內行變成了外行,是浪費人才的做法。當時作為當事人的肖揚,盡管遠離法律讓他覺得遺憾,但想法卻簡單而樸素,就是黨叫干啥就干啥。此番爭論讓肖揚拓展了思路,那就是將內行變成外行實不可褒,而外行要在新的領域內成為內行則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時間。得益于這點體會,肖揚在“歸隊”之后,無論在檢察院、司法部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強調政治、思想、道德的同時,都非常注重用人的專業性。
 
肖揚曾經說,“龍歸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地方之一”。肖揚在龍歸耕耘了六個春秋,每個大隊的鄉間小道和田頭垌尾都留有他無數的足跡。如果說人民大學的四年校園生活奠定了他的法治理想,文革期間受沖擊審查的四年讓他切身體會法治的重要,那么他和農民兄弟朝夕相處的六年時光,則讓他充分懂得國情和民生。
 
這段遠離法律的歲月,增長了肖揚的人生智慧。從小的方面說,多種角色鍛煉了他榮辱不驚的心理素質,在認識大局、掌握大局方面也逐步成熟;從大的方面說,他走南闖北,深入各級基層,執過教鞭,干過農業,……這對他個人成長來說是一種很好的積淀和鍛煉。在他即將歸隊政法工作的時候,他當時的一位老領導告訴他:搞經濟工作要“熱”,搞法律工作要“冷”。這句話肖揚一直銘記在心。
 
改革開放后,法治建設復興,肖揚終于有機會踏上乘風破浪的法治方舟,從一名分管農業的地委副書記歸隊政法界,相繼擔任廣東省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檢察長,最高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司法部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可以說,肖揚見證了“依法治國”基本方略從提出、形成到發展的全過程;經歷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全面依法治國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開辟全面依法治國理論和實踐新境界,開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新時代的新征程。一個人的事業能夠和一個民族的法治事業緊密相連,一同起伏,一起脈動,生逢其時,躬逢其盛,樂觀其成,這是肖揚的幸運。
 
肖揚非常欣賞前人的一句詞,“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正是他自己的法治情懷和法治信仰的真實寫照。他在《肖揚法治文集》后記中說,“世事雖無盡,人心終有歸,法治進程經久不息,我們所經歷的只是法治歷史篇章的一個小節,手中所持前人傳來并將傳給后人的接力棒。但不論人生所處時代,不論法治所處階段,大家都在完成同一個心路歷程:為著崇高的追求,向著偉大的目標,貢獻自己的力量”。
 
二、仁者不憂——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
 
在普通百姓眼里,共和國首席大法官是手握生殺予奪大權的高官;在身邊人看來,肖揚是一位慈祥可親、溫和善良的長者。
 
1998年,就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之初,肖揚走遍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每一間辦公室;2008年,在即將卸任之時,肖揚又走遍了最高人民法院的每一個處室,和同事們合影留念,握手作別。
 
2008年春節前,記者跟隨肖揚頂風冒雪,來到北京朝陽區法院和天津寶坻區法院。這是他十年前上任之初確定的聯系點,是他作為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的最后一次考察。天津寶坻區法院也是肖揚1998年就任院長后第一次外出考察的地方。寶坻法院臨時安排去考察偏遠的林亭口法庭,肖揚一一詢問情況。寒風中,年近七旬的共和國首席大法官向法庭的法官們問候新年,并和他們合影留念。肖揚還特意查看了法官們冬雪覆蓋下的菜地。這是法官們的菜地,也是肖揚司法改革的試驗田。
 
在東交民巷27號最高人民法院的院子里,肖揚午后背著手慢慢散步的身影,曾經是許多人揮之不去的記憶。肖揚喜歡在散步中思考問題,了解情況。肖揚常常會向遇到的同事主動打招呼,并邀請他們一起走一段。他能隨口叫出許多人、包括年輕人的名字,這一度讓對方驚詫不已。
 
一位曾因個人問題“闖”進肖揚辦公室的年輕干部,發現這位年近七旬的首席大法官,不僅沒有對他的冒昧造訪表現出任何不悅,反而是來時起身相迎,走時起身相送,并且當即解決了他的問題。
 
肖揚對人是寬容的,幾乎沒有人見過他發過脾氣。他曾不止一次談起過自己的為官之道,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條,就是四個字,從不整人。他對自己又是嚴格的。他每天有午休的習慣,午后習慣吃點水果,喝點咖啡。他堅持自己從工資中出這筆錢。2007年底,他即將從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的崗位上卸任前,恰逢他的人民大學同學們入校50周年。作為同學們當中最大的“官”,老同學們提出要到肖揚任職的最高人民法院看看,并希望在食堂吃頓飯。盡管當時并沒有八項規定,但肖揚還是有些為難。后來,老同學們實現了自己的愿望,他們利用周末,在最高人民法院食堂吃了一餐飯,主動向最高人民法院后勤部門超額繳納了飯費,每人一千元錢。
 
肖揚對弱勢群體有著特別的關注和感情。每次下基層,他不止一次地對司機叮囑,“遇到‘攔轎’喊冤的百姓,不要踩油門,要踩剎車”。
 
1998年3月,肖揚就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伊始,從媒體上看到,黑龍江省鐵力市天紅村小姑娘隋香,在違章建筑的變壓器附近玩耍時被電擊傷雙手,造成雙臂截肢,終身殘廢,官司艱難地打了十年,未能得到賠償。肖揚要求有關單位迅速調查了解并催辦此案,責成黑龍江高院督促伊春市中院盡快執行生效判決,并對有關責任人員進行認真處理,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還將此案情況通報全國各級法院。不久,肖揚專程派員慰問隋香及家人,隋香獲賠167萬元。
 
肖揚不止一次地強調,“人民群眾有難處才找到我們,尋求司法解決常常是窮盡其他救濟手段之后的選擇,甚至是不得已而為之,往往對我們寄予了很高的期待。能夠圓滿解決的,要盡快拿出一個解決辦法;法律范圍內難以辦到的,也要做好解釋說明”,“要使每一位法官都認識到,案件標的有大小之分,適用法律有難易之別,但司法公正的實現不能有主次之分,公平正義的獲得不能有先后之別”。
 
肖揚的仁者情懷,還突出表現在他對生命的尊重上。肖揚坦言,“我當院長,最讓我牽腸掛肚、提心吊膽、寢食不安的有兩件事,一是不要辦錯案殺錯人,二就是隊伍不要出問題”。肖揚在不同時間、各個場合,不厭其煩地表示,生命一旦被錯殺,任何補償也都無濟于事;他堅定不移地宣傳并貫徹黨的“寬嚴相濟”“保留死刑,嚴格控制死刑”的政策,一方面,對該重判的堅決依法重判,決不手軟;另一方面,強調不是越重越好,更不是不分情節輕重一律頂格重判。
 
2001年元旦,新世紀到來之際,肖揚發表了名為《公正與效率:新世紀人民法院的主題》的新年獻辭,他在文中創造性地提出,“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主題。二十一世紀人民法院工作的主題是公正與效率”。他引用了一句膾炙人口的古詩,“登高壯觀天地間,大江茫茫去不還”。很顯然,他說的是仁者的腳步,說的也是法治的進程。
 
三、勇者不懼——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肖揚曾經說,他是一個典型的客家子弟,客家人生性敢于冒險,勇往直前,只知求出路,不太管退路。
 
肖揚自己在回顧最高人民法院十年歲月的時候也說,“十年來人民法院工作最大的亮點是改革,最大的收獲是改革,最大的突破也是改革”。他說“司法改革是一個歷史跨度很長的老題目、時代感很強的新題目、風險度很高的難題目”;他也從不回避司法改革遇到的風險和困難,他說“王安石講祖宗不足法、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其實指的就是改革,指的就是改革的風險和艱難。這就要求改革者不僅要有敢為天下先的膽識,有時還要有敢冒天下險的勇氣”。
 
曾經有人問肖揚,改革中遇到的最大困難是什么?肖揚認為是“思想觀念”上的障礙。律師制度的改革、監獄制度的改革、死刑核準制度的改革等,都曾經受過這樣那樣的誤解甚至非議。對于這些觀念上的偏差,肖揚從來不去橫加指責,他認為這恰恰就是社會現實的一部分,有其復雜的社會背景和歷史原因。他總是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努力帶動思想觀念的變化,“天下事,無患難行,患無行之人”。
 
肖揚倡導樹立現代司法理念,建議中央實行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把“當寬則寬,該嚴則嚴,寬嚴相濟,罰當其罪”確定為刑事司法的指導方針。他曾語重心長地說,“作為審判機關,就應該堅決履行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職責,依法懲罰犯罪,依法保障人權,真正做到有罪則判,無罪放人”,“有罪則判,無罪放人,這是思想觀念的一大進步,是一大轉變。你不要看簡單的這幾句話,但歷史的跨度卻是幾十年”。
 
肖揚擔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期間,團結帶領黨組一班人,認真貫徹構建公正高效權威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改革目標,主持制定并頒布了兩個五年改革綱要,涉及的改革措施達89項之多。其中有三項令人印象深刻:
 
一是全面落實公開審判制度,這被譽為當年司法改革邁出的最早一步,用肖揚的話說,就是“不但要讓人民群眾獲得公平正義,而且要以人民群眾看得見、摸得著的方式感受到公平正義”;二是提出法官職業化的重要命題,這被譽為當年司法改革邁出的關鍵一步,用肖揚的話說,就是“無智者不能當法官,無能者不能當法官,無德者同樣也不能當法官”;三是堅定地貫徹落實中央決定,于2007年1月1日死刑案件核準權正式收歸最高人民法院統一行使,這被譽為當年司法改革邁出的最勇敢一步,用肖揚的話說,就是“人命關天,不可不慎”。
 
為了落實好中央的重大決策,肖揚在最高人民法院死刑核準權統一收回后整整一年的時間里,以年近七旬之軀,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殫精竭慮,食不甘味,參加了幾乎所有的刑事審判工作會議,所到之處,必談黨的刑事政策和國家的刑事法律,必談“疑者不殺,殺者不疑”,要讓每個死刑案件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肖揚在回憶這段經歷時說:“十年來人民法院司法改革最重要的一條基本經驗,就是堅持黨的領導,確保人民法院司法改革的正確方向。”“能夠親歷、見證和實施司法改革的宏偉藍圖,這是我人生中的一件幸事。”
 
2019年4月22日,社會各界自發前來送別肖揚的人排起了長龍。人們深深鞠躬,默默流淚。正如他心愛的小女兒含淚對他寫下的:“以往,對來看您的人,您總是送至門口,揮手作別;今天,來看您的人絡繹不絕,您帶上祝福,含笑西行。”(李巖峰)
 
(原文鏈接:http://rmfyb.chinacourt.org/paper/html/2019-04/29/content_154794.htm?div=-1)
 
 
來源:人民法院報
責任編輯:馬 靜
中国原油期货平台 河南22选5 吉林十一选五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福建快三 福建十一选五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海南飞鱼 北京快中彩 直播吧足球直播 快乐8 迅盈篮球比分直播 led体育比分牌 河北十一选五 竞彩比分攻略 湖北快3 东方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