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原油期货平台

政法文化

主頁 > 政法文化 >

任建國和他的西部警察三部曲

時間:  2019-08-05 10:58  
 
□ 本報記者 申東
 
《漠路》《危途》《懸崖》,三部微電影,都講述的是西部警察故事,《漠路》講述的是一位老民警巡線途中抓捕一名盜竊嫌疑人,在押送途中引發的溫情故事;《危途》講述的是一位老民警多年前擊斃了一名搶劫犯,并用自己的人格征服多年后前來尋仇的搶劫犯弟弟的故事;最新殺青的《懸崖》又將給觀眾呈現什么樣的西部警察故事?
  
7月26日,記者采訪了平均每年都會生產一部微電影作品的寧夏銀川鐵路公安處宣傳教育室微電影主創團隊,團隊主創人員任建國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今年最新創作的長達17分鐘的《懸崖》,依然是濃濃的西部風格,依然是熱血的警察生活。
 
生于西部,長于西部,后來成為一名西部警察的任建國,帶領著團隊先后拍攝了幾部反映西部警察特有情懷的微電影。他說,通過創作、拍攝微電影,就是他尋找心目中警察英雄的過程,也是他內心對英雄最好的表達。
 
兩個聽來的故事
 
每次拍攝前,準備時間最長的自然是劇本。任建國說,創作劇本的過程,如同在腦子里和自己打架。一個故事浮現出來,他要不斷提出各種問題來否定這個故事。直到窮盡心力也無法否定,他認為,這才會是一個好的故事。
  
《懸崖》的故事源于他聽來的兩個故事:一個是在荒涼的戈壁,一位民警智擒兩名逃犯的故事。另一個故事講的是有一片草原,每年春天,大地剛剛返青時,草原上的羊群都會發生一種非常奇怪的現象。走在前面的羊總能吃到新鮮的草,而走在后面的,只能吃剩下的,甚至吃不到草。為了能吃到新鮮的草,羊群都爭著往前擠。于是,整個羊群奔跑起來,越跑越快,攔都攔不住。草原盡頭是一處懸崖,當羊群跑到懸崖邊的時候,想停都停不下來。于是,整群羊就一只接一只地往懸崖下跳。
  
這兩個故事里,任建國想到的是,那個智擒逃犯的民警,在身處險地時,完全可以裝什么都不知道,置身危險之外。但他選擇了面對危險。那些奔跑的羊群,也完全可以選擇在懸崖邊上停下來,但它們只想著吃到新鮮的草,忘記眼前已經沒有了路。在任建國看來,人生最難的就是選擇。因為無法預知結果,一旦選擇,你就必須要面對未知的結果。警察隊伍中的英雄,他們在做出選擇時,就已經為其他人立起了一座高高的豐碑。
  
就這樣,一個故事在他的腦子里漸漸清晰:在荒涼的鐵路線上,一名年輕民警與兩名犯罪團伙成員意外遭遇,罪犯打暈民警,奪下警車逃跑,卻因為驚慌,險些沖下懸崖。懸崖邊,民警面對窮兇極惡的罪犯,明知不敵,依然挺身而出。劇本寫完后,他在腦子里斗爭了很長時間,最終還是選擇了拍這個故事。他說,這也算是一次選擇吧。其實每次在拍攝前,都要下很大的決心。因為,一旦開機,就不能再改變主意了,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難,也要堅持把它拍完。
 
三個男人一臺戲
 
在他們拍攝的公安題材微電影中,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人物極少。這次的《懸崖》,演員也只有三個男人,都是銀川鐵路公安處的民警。除了扮演小弟的金祖德,是團隊里的老戲骨,曾參與《漠路》《騫驢坡》等幾部微電影的拍攝,其余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參演。
  
特警萬燁演的是一名殺手,心狠手辣,為了追殺一名團伙成員,與民警遭遇。萬燁平時工作中話不多,表情很冷,這正是劇組選他來演殺手的原因。因為平時接觸形形色色的人群,萬燁很快進入了角色。演到懸崖邊持刀與民警搏斗那場戲時,為了追求真實效果,劇組決定使用真刀。兩個人要在地上來回翻滾,稍有不慎,刀子就可能會傷人。為了萬無一失,萬燁和演民警的余寧寧,兩人在地上來回翻滾了十多次,直到配合沒有漏洞。再看兩人,已經是全身塵土,如同兩個出土不久的兵馬俑。
  
微電影播放后,很多人都評價說:那個殺手演得太好了,天生就是一個演壞人的料。其實萬燁挺委屈,生活里的他,是個百分百的好男人,愛家,愛工作,還經常在微信朋友圈里秀恩愛,骨子里是個內心柔軟的大男孩。
  
演年輕民警的余寧寧是名刑警,看似柔弱,書生氣未脫,但愛鉆研,好琢磨,是破案追逃的高手。當初劇組也就是看上了他臉上的稚氣,符合角色的設置。任建國在設計故事的時候,就想營造出敵與我、強與弱的對比,在這樣的強弱對比下,我們的民警依然選擇沖上去,這才是骨子里的勇敢。第一次演戲,余寧寧很緊張,往往連一句臺詞都說不好。但是刑警的工作讓他學會了不認輸,別人休息的時候,他都在背臺詞,看劇本。晚上睡覺的時候,都在揣摩第二天的戲怎么演。拍民警被罪犯打暈裝在汽車后背箱里,終于掙扎著從車里跳出來的一場戲時,因為沒有替身演員,為了安全,本來是要借助剪輯手段來完成的,但余寧寧不愿意,他堅持要真跳。在奔馳的汽車中跳下來,連打了好幾個滾,周圍看的人都覺得疼,余寧寧做到了。他拍拍滿身的土,還問:行不,不行我再跳一遍。結果,沒人忍心讓他再跳一回。
  
最難的一場戲是汽車沖到懸崖停了下來,拍攝地點選在寧夏中衛的一處斷崖邊。那是一處真正的懸崖,刀劈一般的崖壁深達幾十米,人站在斷崖邊往下看一眼,都會覺得頭暈。為了把車穩妥地停在懸崖邊,劇組想盡了各種辦法。北方的黃土地形,土質比較松軟。越是接近懸崖邊的地方,越有可能大面積塌陷。重達一噸多的汽車停在上面,每往前挪動一厘米,都要冒很大的風險,也要下很大的決心。當車終于停好后,大家總算長出了口氣。
 
講好西部警察故事
 
有人把他們拍攝的《漠路》《危途》《懸崖》稱為西部警察“三部曲”。作為編劇和導演的任建國笑笑說:肯定不止三部吧。很多人說,他們拍的微電影,始終在刮著一股濃濃的西部風。任建國說:“這正是我們想表達的東西。當把人置于荒涼中,以天空、戈壁、大漠為背景,在這樣的背景下演繹出的善惡、愛恨、情仇,才有了更廣闊的展示空間。”對他來說,微電影的特點就是以小見大、見微知著。化繁為簡的功夫,不但表現在人物減少到極致,人物的對白沒有一句廢話,同樣表現在故事發展空間的空曠、寂遼,只有天地、大漠,和天地間那股昂揚的正氣。
  
拍警察題材的微電影,就是要把每個人心中的這股正氣提升起來,把警察隊伍里不為人知的正能量故事展現出來。
  
借用《懸崖》這部微電影宣傳海報里的一句話:到了無路可走的時候,是繼續向前,還是及時停下?但是對這個鐵路警察隊伍里的創作團隊,他們肯定還會繼續走下去。因為,警營這片沃土總有新的故事,他們的心中也總有新的激情。
 
 
來源:法制日報
責任編輯:馬 靜
中国原油期货平台 胜平负 辽宁十一选五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足球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 山西十一选五 即时赔率球探指数 极速快乐十分 中国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澳门即时赔率 澳洲幸运10 天津快乐十分 北单比分直播app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陕西11选5 190足球即时指数 河北时时彩